光影湖南第72期:身边亲友还原雷锋

AG集团官方网站

2018-10-10

  雷孟宣:小时候的雷锋是个仗义也很调皮的小孩  雷锋和小伙伴们常在大路上挖一个小小的坑,上面盖上茅草和树枝,再洒上一些灰,看上去与其他路面一模一样,“有些人走得急,不小心一脚跨进去,扑通摔上一跤,这些调皮的小鬼就躲在树林后面直笑。

”孩子们心里乐开了花,雷孟宣和雷锋还互相拥抱,你打我一拳、我击你一掌,以祝贺他们“发明”的成功。

  雷锋喜爱运动,但他个子不高,有三次反串“女角”的经历。

雷孟宣说,第一次是在学校里演戏,因为角色的需要,雷锋扮演了渔夫的女儿;第二次是望城县二中的篮球队到团山湖比赛,队中缺少一名女队员,雷锋作为“女队员”上场;第三次是雷锋到鞍钢工作后,有一次鞍山搞庆祝活动,雷锋踩上高跷着女装表演。   冯健:雷锋无限热爱毛泽东  雷锋是个孤儿,冯健就像他的亲姐姐一般。

冯建是湖南省总工会原副主席,湖南省女职工委员会原主任  冯健回忆道,雷锋对毛主席的无限热爱和崇敬之情,确实是言语所难以形容的。

冯健曾两次见过毛泽东雷锋多次要她讲见到毛主席的情景,边听边问,一个细节也不放过。 比如,毛主席的身体好吗?毛主席接见的地方是什么样子?毛主席和你握手吗?对你讲了些什么话?你见到毛主席时的心情怎样?甚至连毛主席穿什么样的衣服、鞋子、走路的姿势等等,一点一滴他都想知道,都感到特别亲切,从中受到鼓舞和教育。

  王佩玲:雷锋的姐姐“黄丽”  “雷锋初恋”传闻的女主角“黄丽”,真实名字叫王佩玲。   1958年九十月间,雷锋到了五星人民公社当了通讯员。

这期间,雷锋经常跑来看王佩玲。

一次相聚时,王佩玲谈起他写给她的信被同事看了后被取笑、被误解的事,说:“你给我取个假名吧,今后写信就用假名,别人不会知道。

”  雷锋说:“我看就叫‘黄丽’吧?‘黄’与‘王’在我们湖南读音差不多,丽就是‘美丽’、‘天生丽质’的意思。

”  后来,雷锋要去鞍钢,王佩玲赠送给雷锋一个烫金塑套笔记本,她在上面写了临别留念,署名为“黄丽”。   其中一句是:  在临(别)之前,要把我内心的千言万语说完是办不到的,我是不愿意与弟弟离开的。

但祖国钢都需要你和等着你呢!  易秀珍:尘封多年的那段“情”  易秀珍,雷锋生前的同乡、工友、好朋友。 他们曾同乘一列火车、且同编一个小组从湖南长沙来到东北鞍钢。

易秀珍同雷锋一起工作期间,雷锋给予她多方面的帮助。

后来,雷锋参军离开了鞍钢,虽然易秀珍还在原来的地方,但已换了工厂。

  弓长岭焦化厂停工后,易秀珍被安排到弓长岭机修厂做铣工。 期间,她经人介绍结识了技术员詹恒义,于1962年2月结婚。

  两个月后,雷锋回到了鞍钢。   半个多世纪后,老人在接受采访时回忆:“我很吃惊,万万没有想到雷锋又回来了。 虽然焦化厂已停产,工人被解散,他还是找到了我,我感到很意外。 我俩紧紧地握着双手,也不知道说什么,我心里有愧,很不自然地看着雷锋,他也看着我,谁也不说话,我心想,一切都晚了。

我的心碎了,赶紧进屋,伤心地哭了。 泪水奔涌而出,却无法冲走我内心积攒的情感。

”  雷锋也哭了。 最后,他对易秀珍说:“小易,我没有想到你怎么结婚了?你应该能理解我对你的心意……”  为了表达怀念之情,易秀珍偷偷地到照相馆照了张身披白纱的照片。

  在鞍钢时,雷锋主动邀请易秀珍等几位姑娘去跳舞。

雷锋依旧穿着他那件已经褪了色的蓝布工作服。

  散场之后,易秀珍对雷锋说:  “一个年轻人,出去玩玩也该有件像样的衣服,你看楼上楼下的谁像你……你没钱吗?不要对自己太小气了!”  过了些日子,雷锋瞅准一个星期天,上街买了一身新“装备”——棕褐色的皮夹克、深蓝色的料子裤,还有一双黑色的牛皮鞋,外加一瓶“友谊”牌雪花膏。

那天在宿舍试衣服,正好被易秀珍和杨必华她们几个碰上了。

  雷锋笑了笑:“这些是我去百货公司买的,‘光荣花’牌皮夹克还是天津华光皮件厂出的哩!所有这些,一共花去了我40多块,相当于两个月的收入呀!”  乔安山:雷锋不是我撞死的  乔安山说,当时他在开车,雷锋指挥,他把车开到拐弯处停住了,那是个直角的死弯,前后左右回旋的余地很小,左后轮距离一棵杨树很近。

  杨树上拴着一根8号铁丝,连着一排米高、小碗口粗的柞木方杆子,一直拉到炊事班前,是战士们平时晾衣服、晒被子用的。

雷锋站在车下冲乔安山打着手势,让他给油。 “呼”地一下,乔安山开动了车。

轮子把离杨树最近的那根柞木杆子从根部挤断,柞木杆子和杨树之间的铁丝同时被挣断,折断的杆子在另一侧铁丝的拉动下向汽车左侧的前方弹出,正好砸在了雷锋的头上。

  “当时他的鼻子、嘴都在往外喷血,喷了我一身。

”当年医生的诊断结论是:雷锋因头部右侧太阳穴受木杆重击,造成颅骨骨折,脑内大量出血而致死。 宣传处干事张峻进行现场调查,他说“雷锋的牺牲是乔安山往前开车时发生意外的,不是在倒车时发生的。

但一些不正确的说法,至今还在社会上流传。

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