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0亿美元 全球最大种子及农化公司将诞生

AG集团官方网站

2018-11-07

  化工巨擘间孜孜不倦的追求最终修成正果:拜耳(Bayer)将以66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(Monsanto)。

这反映出资本压力下,表现不佳的农化行业巨头们希望抱团取暖这一趋势依然在延续。   德国最大海外并购案即将落定  总部位于德国的化工巨头拜耳14日宣布,将以每股128美元,共计6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农化公司孟山都。

若交易完成,这将是德国历史上最大的海外并购,同时也将造就全球最大的种子和农用化学品厂商。   这一价格较孟山都13日收盘价溢价超过2成,目前孟山都的市值已超过460亿美元。

在此之前,孟山都在5月曾因“报价过低”而拒绝了拜耳的全现金收购要约,当时拜耳开价每股122美元,共计620亿美元。   由于此次交易规模巨大,拜耳将会发行190亿美元的可转债,包括美银美林、瑞信、高盛、汇丰、摩根大通在内的五家银行同意提供570亿美元的过桥贷款。

  这一交易将在获得美国、欧洲或者其他地区反垄断机构的批准后才能完成。 若交易被反垄断机构驳回,拜耳将向孟山都支付20亿美元的分手费。

  双方称,此次并购案所发挥出来的协同效应将在未来三年内创造约15亿美元的增值。

  拜耳是拥有超过150年历史的德国化工巨头,生产从药物到种子在内的多种产品,业务条线包括医药保健、作物科学()及材料科技等。 这家公司称,2015财年该公司销售额达到463亿欧元;资本支出为26亿欧元,研发支出为43亿欧元。   而此次交易中的另一主角孟山都同样是一家化工公司,聚焦农业领域,其产品包括除草剂和玉米、大豆等农产品的转基因种子。

孟山都在一份新闻稿中称,该公司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约为年度营业额的1成左右。

  此前追求未果或因报价过低  此次并购交易可以追溯到5月份,拜耳曾在5月提出以共计620亿美元的价格并购孟山都,但被孟山都拒绝。   孟山都称,620亿美元的报价过低,“明显低估了公司价值,也无法充分解决或确保并购中的潜在融资风险和监管风险。

”  尽管孟山都当时拒绝了拜耳的这一要约,但并未拒绝进一步谈判,其欢迎“持续和有建设的对话。 ”  同时,孟山都也认可这一潜在并购案可能带来的好处,其首席执行官格兰特(HughGrant)称,“并购案或带来巨大利益。 ”  至7月份,拜耳发表声明称,其将从前的报价从620亿美元提升至640亿美元,并承诺提供15美元的分手费。

这家公司还称,其“全面地回应了孟山都对于交易融资的疑问。

”  然而,孟山都并未领情,同样拒绝了提价后的要约。 对此,拜耳表示“失望”,它称,在近期商业表现走弱,且孟山都中期展望不佳的背景下,自己提出的全现金收购方案“极具吸引力”。   由于双方在业务方面分歧不大,判断焦点多在财务及价格方面。 主要几个回来之后,协议接近达成。 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,拜耳及孟山都在交易价格及分手费方面取得了进展。   收购孟山都,拜耳要做什么?  此次收购的背景在于,全球农用化学领域显出颓势,在资本压力下,各家巨头希望抱团取暖。   就合并案的两家主角而言,拜耳2015年农业业务(包含种子和农药)销售额增长约%,约104亿欧元;其中,种子业务销售额增长%。 这两个数据都低于整个拜耳集团%的销售额增长率。   拜耳首席执行官戴克斯博士()承认,“市场环境疲软”,尽管他是在称赞拜耳2015年农业业务跑赢大多数竞争对手时做出了这一表态。   同样,孟山都的商业表现不佳:2015年的净销售额约150亿美元,下降%;净收入约23亿美元,下降约%。 销售额中,种子份额约占三分之二,而农药约占三分之一。

  拜耳与孟山都两家企业均有农药及种子业务。

相较而言,拜耳的农药业务占据优势,而孟山都是全球最大的种子公司,二者的合并或将产生巨大的业务互补效应。

  有分析认为,拜耳希望加强自身种子业务,以迎接全球人口增长所带来的巨大商机:更多的人需要更多的食物。

  孟山都以生产经过基因修改的玉米、大豆、蔬菜及棉花作物而著称,而拜耳则力求在种子业务方面发力:  此前,拜耳于2015年收购了印度种业公司种子工厂(SeedWorksIndia)。 这家公司成立于1998年,其主营业务是番茄、辣椒、秋葵等杂交蔬菜种子的培育、生产及销售。

  除去业务条线,在业务区域上拜耳与孟山都同样可以互补。 农业业务上,拜耳的优势区域在欧洲,2015年这一业务销售额增长录得%,但在北美下降了%。 而美国则是孟山都的传统优势区域:其中,该公司的玉米种子在美国占有绝对的强势地位。

  简而言之,拜耳收购孟山都将增强合并后公司在农业化学领域的控制力。

  食品价格下降或导致农化行业整合  拜耳对孟山都的收购并不是全球农化领域的首宗并购案。

或许,这一并购也可以视为两家公司在激烈市场竞争中,用行动对此前并购案做出的回应。

  农化巨头不断整合的背景在于农产品市场的不景气。

全球食品价格的不断下降可为这一状况做一注脚。

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食品指数价格自2013年开始不断下降,从不及220点的高位,一路下滑至2016年初的约150点;随后略有反弹。

  在这一市场背景下,农化巨头纷纷寻求合并,以提升效率并降低成本。

此前,美国的化工巨头陶氏化学(DowChemical)和杜邦(DuPont)在2015年底宣布合并,合并后新公司陶氏杜邦的市值将超过1200亿美元。

  这一合并的背景在于,两家公司的商业表现均不理想:在合并宣布前一季度,即2015年第三季度,陶氏化学销售额下降了16%,至约120亿美元;而杜邦则下降了21%,至约50亿美元。

  陶氏杜邦未来寻求按业务条线,将自己拆分为三家独立的上市公司,包含种子和农药在内的农业业务将是其中一家,另外两家分别专注材料和特种产品业务。   而正是两家公司所重合的农业业务,可能为其合并带来反垄断审查方面的麻烦。

彭博社在一篇报道中引用彭博智库(BloombergIntelligence)分析师迈纳(JasonMiner)的观点称,其他业务重合度不高,注意力主要在种子及农化产品方面。

  此次被并购的对象孟山都也曾两次对瑞士化工巨头先正达(Syngenta)“表示好感”,但均被拒绝。   孟山都第一次“抛出绣球”是在2015年5月,希望以450亿美元收购先正达,但被先正达以该报价“大幅低于估值”且孟山都低估了监管阻力而拒绝。   随后,孟山都将价格提升至470亿美元,亦被先正达以“明显低估公司价值及担忧操作风险”而拒绝。 至2015年8月,孟山都宣布放弃收购。   然而,先正达在不久后接受了一家中国公司更低报价的收购要约:中国化工(ChemChina)出价430亿美元收购该公司。   此次交易附带的条件是,若先正达在有更高报价的情况下退出,将支付15亿美元分手费;若交易未能获得行政机构审批通过,中国化工将支付30亿美元分手费。

  中国化工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,这次收购将有助于先正达在中国及其他新兴市场的业务拓展。 先正达董事长德马雷(MichelDemare)称,中国政府正在寻找途径,以提升农作物产量,而中国化工对先正达的并购将加速该国农业部门的发展。

  先正达接受中国化工并购要约的背景在于,该公司运营表现疲软:2015年销售额下降%,至约134亿美元;毛利下降%,至约64亿美元。 这是该公司2015年财报披露的信息。   但是,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的进展似乎并不顺利,尽管已经获得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,但中国化工依然在9月第三次延长了收购要约的有效期至11月8日,理由是需要等待所有交易条件的满足,包括获得所适用监管机构的批准。